腊月里的年味儿,请留步……-永利网app下载

永利集团app

学院主页

校园

您的位置:首页>校园>正文

腊月里的年味儿,请留步……
时间:2020-01-14    浏览次数:

腊月二十,离年还有十天。作为一名资深八零后,我对这个节日的态度犹如朱自清对“春”的态度——“盼望着、盼望着……”在我看来,无论你态度如何,“年”,她总会匆匆到来,何不喜悦接纳并且以欣喜若狂之势迎接她哪?所以我特别想唠唠腊月里的年味儿,而且特别想唠唠我家腊月里的年味儿。

年味儿之吃篇

在我的印象里,很多好吃的东西都要攒到过年的时候吃,记忆中,临近年关特指一进入腊月,大家长爷爷就会招呼家人开始准备过年的吃食了。首先要烧猪肉,一般选取猪的腰部或者猪的尾部俗称“后座”,将猪肉切为规整的方块儿,先要进行长时间的煮并伴有十三香煮肉料,煮熟后晾凉,支锅放油将晾凉的猪肉块放入油锅中,待猪肉块由白色变为黄色即可出锅。经过这样锤炼的猪肉经久耐放,这也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劳苦大众想出来的保存肉的方法。我特别喜欢吃刚出锅的烧猪肉中的猪瘦肉俗称黑肉,这火候必须要掌握好,才能达到外焦里嫩的口感,想想都开始流口水了。其次要炸丸子、炸酥鸡、炸瓤豆腐瓤茄子(其实就是豆腐饸子、茄饸子)、炸春卷儿、炸麻花、炸油糕、炸油圈儿、炸土豆片儿条儿、炸豆腐片儿。时至今日,这些记忆中的油炸类,现身年夜饭桌上的也只剩下炸丸子、炸酥鸡、炸土豆片儿条儿、炸豆腐片儿了,人们常说现在的超市都有还用自己做嘛,当然有,但在我看来还是自己做的最好吃而且做了才有过年的感觉,在我看来,只有这样年味儿才足。丸子肉一般会选用牛肉,当然可以加点儿羊肉,但因为姑姑不吃羊肉,所以我们家的丸子的主料一直都是牛肉,将牛肉剁成馅儿状(那些年月没有绞肉机牛肉馅都是爷爷切剁的,现在想来爷爷的刀功还是相当不错的),加入粉面俗称山野粉子,鸡蛋,还有调料,搅拌均匀后,支油锅开炸,当然炸丸子对操作者的要求极高,丸子的形状全靠操作者的手上功夫,这可是个技术活儿,我还得好好学习,否则这门儿手艺真要失传呀,我特别喜欢吃我家炸出来的肉丸子,个头不大,特别干练,外表的颜色较黑,但内里颇为筋到,买的丸子从来没有这个感觉呀。每到这个时候,我总在想这门手艺可不能丢了,等父母再老一些做不动的时候,我必须顶上去,这份年味儿可不能消失呀。第三就是蒸馒头、蒸糕,儿时的我最喜欢吃过年蒸的枣馒头,一出锅的枣馒头我可以吃四个哪,尤其红枣边的馒头皮甜甜的……

年味儿之衣服篇

记忆中,过年要穿新衣服,而且必须是从里到外都是新的,穿新衣走新路,这寓意那是特别好。时至今天,我依旧保持了这份热忱,过年总要给一家老小置办从里到外的新衣,到过年的那天穿上,感觉美滋滋,乐盈盈的。我总认为这样才有过年的味道,早一天晚一天都不行,必须是在年的当日穿上才好。小时候,过年的一大早,迫不及待的穿上新衣出去和小伙伴们玩,其实,衣服早在腊月里就买好了,不到年这天是不会穿的,最多每天拿出来看看、摸摸,掰着指头数离年那天还有几天。现在想来,那个年月的仪式感竟然那般强烈,或许这就是人总是有美化回忆的本能,但今天我想起来觉得确实很美好,呀呀,我自己的新衣服还没买好哪,必须去买,明天就去,就为了这份过年的新衣仪式感,呵呵……

年味儿之对联篇

面对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对联品种,总感觉有些做作了,在我看来,太过雕饰反而失真了,全部都是复制品,没有了人情味儿呀……记忆中,到了年这天,一大早我会和爷爷一起熬制浆糊,左邻右舍大家就那么隔着墙头呼喊着,浆糊够不够……这浆糊是用来贴对联儿的,那年月住的都是平房,所以外边的每个窗户每扇门都要贴对联,当然在贴之前先要把历史的遗迹先清理一下,然后将自己熬制的浆糊涂到墙上,然后把对联贴在涂有浆糊的地方,当然要分清楚上联和下联,而且在平房上贴对联必须要借助梯子这种道具,这种时候我一般就是那个跑来跑去给梯子上的爷爷递送上下联的小家伙,递来递去我的小手早已被红纸染红了,还时不时的蹭到了脸上,爷爷就笑我,说:“看看,多喜庆的小同志呀”。那个年月的对联都是自己写,街上都没有卖的,爷爷的同事朋友总会拿来很多对联,我最喜欢挑自己认为好的对联……多美好的记忆呀,在今天的水泥森林里,这种感觉真的无法复制了,只有一扇可以贴对联的防盗门,也无需清理痕迹更无需熬制浆糊,只用胶带粘贴一下即可,躲在楼道里的对联没有经受风雨的洗礼于我而言没有了“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感觉,而且每到初几的时候一看到商铺的对联有破损或脱落,我就会莫名的伤感,我总想把这种年味儿留住,希望她脚步慢一点再慢一点……

年味儿之打扫篇

除旧迎新,过年必须打扫卫生,我觉得这个传统是所有中国人继承的最好的一项了,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年前进行大扫除。记忆中,我家最先开始打扫的一项是洗被罩俗称户里,然后就是各种垫子(八零后的父母就喜欢将各种东西罩起来,搧电视的电视布、沙发垫子、餐桌台布、板凳垫子、冰箱布……哈哈,真的是各种各种垫子)。洗出去的单子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冻成了僵硬的布片儿,布片儿底端垂着冰柱,我最喜欢掰冰柱玩啦,这种景象在今天还真是不多见了。过年那天还必须洗一次衣服,当然前一天还要洗澡哈,除旧迎新嘛。然后就是擦玻璃,我喜欢自己擦,虽然累,但感觉自己擦才有过年的味道。我们家还比较讲究,一定要过了二十三才可以洒扫房屋,用自制的鸡毛掸子从上至下将墙壁上的灰尘掸去,屋顶也要掸,然后是洗灯盏,洗灯盏这活儿就是我的,但是我经常会打碎一个半个的灯盏,好在是在腊月里,老爸老妈不会批评我,最多说一句碎碎平安(岁岁平安)啦,哈哈。各种门、各种框都不能放过,必须打扫干净。临近过年那几天,每晚上大人们都要忙到凌晨,我也会跟着凑热闹,兴奋地睡不着,大人们说为了迎接这一岁可真够忙的,而我就是盼望着吃点儿好吃的,或许就是因为大人们的忙碌大人们的那种过年的仪式感使我对年那么期待吧,其实在那个年月对压岁钱根本没什么概念,而且那年月能掏出压岁钱的人也不多,而且物品也不极大丰富,有了钱也不知道买什么,呵呵……

回忆着这些美好的过往,这些腊月里的忙碌,感觉过年过节还是应该将这些传统好好继承下来,传承下去,生活中的这种“年”的仪式感真的不要简化,忙是忙点累也累点,但这份“年”的味道不能少,少了那还是那个“年”嘛?所以我又开始了各种迎接“年”到来的忙碌,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唯恐少了那份赤忱,腊月里的年味儿,请留步!

媒体

人物

专题

  • 电子院报 第1期

  • 中国互联网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返回顶部]
Baidu
sogou